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万家网-光环下博导竟是满身污秽

万家网-光环下博导竟是满身污秽

发布时间:2020-01-05 10:53:05   文章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4963

万家网-光环下博导竟是满身污秽

万家网,一个人能否为人师表,道德品质是标准,但在白跃世眼里,金钱才是“门槛”。他利用自己在学校的权力和较好的人际关系,不仅借着学校招聘教师的机会从中获利,连学校招收学生,也成了他的敛财“商机”。

博士、教授、导师……一个个如此阳春白雪、受人敬仰的光环,在原西安体育学院副院长(副厅级)白跃世眼里,全成了“敛财工具”。官场沉浮十余载,他受贿 244.1万元、贪污 15 万元。

光环褪去之日,就是罪恶现行之时。2018 年 8 月 3 日,白跃世因犯受贿罪、贪污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 8 年 6 个月,并处罚金 30 万。

手中有了权,迅速体会到“当官的价值”

1962 年 12 月 8 日,白跃世出生在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因家境一般,他从小读书相当刻苦,渴望出人头地。1981 年 9 月,白跃世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就读思想政治教育专业。1985 年 7 月,毕业后的他进入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成为一名编辑。

在工作岗位上,白跃世依然不断充实自己,先后获得了陕西师范大学国民经济学专业硕士学位,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学专业博士学位。然而,白跃世并不愿意当一名安分守己的“学者”,他内心对官场充满着渴望,不断寻找机会,走上仕途。

2006 年 6 月,白跃世如愿当上西安体育学院教务处副处长。2007 年 6 月,白跃世这个副处长,手中的权力大了些,全面主持工作。权力和欲望之间有着微妙的关系,白跃世也就在此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手握实权的白跃世,越来越忙了,除了日常工作,找他办事、走关系的人也多了起来。水果、特产及其他礼品等,在白跃世的家里也多了起来,来不及吃,他的妻子冯晓梅就忙着分给亲戚。

这些“小恩小惠”,在白跃世看来,根本算不上什么,只不过是平头百姓想和他结识的“敲门砖”而已。直到 2008 年 4 月,有人给他送上一个装着 3 万元现金的牛皮信封,白跃世才恍然感觉到了“当官的价值”。

送钱的是一名姓王的小伙,小王刚大学毕业不久,家里是做生意的,他来应聘西安体育学院教师岗位。小王父亲左右打听一番,朋友的朋友就给他铺了一条通往白跃世的“路子”。小王拿着父亲给的 3万元和一些礼品,敲开白跃世家的门。一番自我介绍和寒暄之后,小王直入主题,白跃世欣赏这个“直言不讳”的年轻人,答应帮他这个忙。之后,白跃世向西安体育学院招聘领导小组成员打了招呼,小王如愿进入该学校,成为一名教师。

只要动动嘴皮子,3 万元现金就到手,白跃世连半夜里做梦都会笑醒。一个月后,这样的“好事”又找上门了。西安体育学院教务处同事胡金梅的表妹丁倩倩也要到学校来应聘,胡金梅拿着5万元现金,找到白跃世家。

见到同事送钱上门,白跃世还是比较警惕的,假装一本正经地说:“作为同事,能帮一定会帮的,这个钱我肯定不会收。”说着,白跃世走进书房,看起了报纸。说是看报纸,他的一只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客厅里胡金梅的一举一动。胡金梅拉着白跃世妻子冯晓梅的手,坚持要把钱塞给她。两个女人一番推拉,胡金梅见机“夺门而逃”,冯晓梅手里的钱来不及“还回去”,就这样“收下了”。

白跃世从书房出来,看着这些钱,心里一阵欢喜,但没表现在脸上,示意妻子:“钱收好了,以后再说。”收了钱就要办事,白跃世一打招呼,胡金梅的表妹丁倩倩很快就成了学校的一名教师。

任建光是白跃世接触的“金主”中出手比较大方的一个。2012 年4 月,当时白跃世已是西安体育学院研究生部主任,任建光为了让儿子进入西安体育学院工作,一出手就是 10 万元。白跃世看着这么多钱,思索良久,但他思索的并非“能不能拿这个钱”,而是“该怎么把事情办好”。考虑到当时学校并没有招聘意向,白跃世觉得如果堂而皇之把任建光儿子安排进学校,肯定遭人非议。于是,他想了一个“曲线救国”的办法。2014 年,白跃世为任建光儿子在学院研究生部安排了一个临聘的工作岗位,并没什么具体工作,只不过是“混个脸熟”而已。2015 年,学院招聘教师,白跃世向学院人事处处长打招呼,任建光的儿子占尽“天时地利”,顺利成为学院的“正规军”。

一个人能否为人师表,道德品质是标准,但在白跃世眼里,金钱才是“门槛”。他利用自己在学校的权力和较好的人际关系,不仅借着学校招聘教师的机会从中获利,连学校招收学生,也成了他的敛财“商机”。

嘴上说谈钱“俗”,收钱时却眼都不眨

2011 年,时任西安体育学院研究生部主任的白跃世,在学院里真可谓“要风得风,要水得水”。这年 4 月,白跃世的朋友何良友为了让儿子小何顺利通过西安体育学院单独招生考试,趁着请白跃世吃饭之时,送给他 1 万元红包。白跃世假意推辞:“朋友之间,谈钱就俗了嘛。”一边这么说,一边将钱自然而然地收下了。随后,他向学院招生办主任打了招呼,小贺顺利地被学院运动训练、民族传统体育专业录取。

相比这些主动找上门的“零售生意”,白跃世更喜欢“搞批发”。2012 年至 2014 年间,他就做了个“大单”。当时,广东省东莞理工学院的十多名教师为了通过西安体育学院在职研究生复试并顺利取得硕士学位,通过关系,找到白跃世。经过和这些教师的“代表”协商,白跃世答应收下 16.8 万元,帮他们办妥此事。就这样,这么多教师先后通过银行汇款,给白跃世送来 16.8 万元。

此后,在白跃世的安排下,以上十多名教师都如愿取得硕士学位,这其中,有 8 名教师并没参加研究生课程学习,没提交毕业论文,更没进行论文答辩,如此情况下,竟也顺利拿到硕士学位证书。

白跃世毕竟不是“万能”的,有些人来求他办事,钱送了,事却没办好,吃了“哑巴亏”的人有不少,唐剑锋就是其中一个。2011年,他托白跃世把他弟弟调剂到兰州大学读研究生,这件事对于白跃世来说,有些棘手,毕竟不在自己的“地盘”。但当时的他面对金钱已到了“无法拒绝”的地步,唐剑锋送上1 万元,并不多,白跃世也舍不得往外推。

然而,白跃世把这件事给办砸了,他的人脉不够广,没办法把唐剑锋的弟弟送进兰州大学。爱面子的白跃世推脱说:“你弟弟成绩不合格,我托了人,还是没办好,不好意思呀。”一句“不好意思”,白跃世就把唐剑锋给打发了,对于那 1 万元,他自然不会提起,唐剑锋也不敢提。

唐剑锋吃了亏,却不敢声张。但刘明却没那么好说话。刘明在西安做着一些小生意,2013年12月,他送给白跃世 15 万,请他帮自己的亲戚小任在本科学历认证及考取西安体院研究生一事中帮忙,白跃世答应下来。但在办事过程中,白跃世得到当地教育部门答复,小任因学历认证问题,无法被录取为研究生。

白跃世如实将情况相告,让他没想到的是,刘明直截了当地表示,要白跃世把 15 万元还给他。“这些钱我花了,一时间拿不出来。”在刘明的步步紧逼下,白跃世想了很多借口,两人关系交恶。2015年 1 月,刘明因生意上的纠纷,被西安市公安局长安路派出所调查,其间,他交代,自己曾送给白跃世15 万元。

不过,面对警方调查谈话,白跃世一口否认。因只有刘明的一面之词,这 15 万元的事,公安机关暂时没有进一步调查下去。但这件事让白跃世感觉到一丝危机,他让妻子分几次将 15 万元全部退还给了刘明。

实际上,在白跃世的“受贿历史”中,“意外”时有发生。2015 年年底,在深圳做生意的郑凯飞和其他 4 个家长一起,辗转托关系,找到白跃世,请他帮 4 个孩子在考取西安体育学院研究生时帮忙。郑凯飞等人先后分 3 次送给白跃世 8 万元。白跃世收了钱,表示会尽力帮忙。

然而,白跃世还没出力,事情就有了变化。2016 年 1 月,郑凯飞因犯了一些事,被深圳警方查处。郑凯飞很受惊吓,竟一股脑地把所有的事都供了出来,包括向白跃世行贿一事。白跃世闻讯,慌了神,赶紧把还没焐热的 8 万元退还给了郑凯飞等人。

这些“失败”教训,并没让白跃世回头,此后他反而“愈战愈勇”,总是想尽办法敛财,连女儿的婚礼,也成了他的“生意场”。2015 年11 月,女儿结婚,白跃世大肆操办,很多有求于他的人都成了“座上宾”,建筑商顾建义就是其中一名。当年十月左右,顾建义为了承揽西安体育学院体操北馆的维修工程,请白跃世帮忙,白跃世帮他拿到了工程,顾建义借着给白跃世女儿送礼金的时机,送给他 1 万元红包。两年之后,顾建义再次在白跃世的帮助下,承揽了西安体育学院体操馆维修等工程,他送给白跃世10 万元作为酬谢。

卖试题生意“风生水起”,同事多人被拉下水

白跃世的意外之财中,以上都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更多的不法收入,来自他的“卖试题生意”,即他获刑中的另一个罪名“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白跃世当西安体育学院研究生部主任的那些年,考研专业课的自主命题通常由他先确定参加命题的专业课老师,由参加命题的教师将试题出好后,白跃世审题、定题。学校研究生招录考试专业课试题都会出两套题:一份试题是直接考试用题,另一份试题作为备用试卷,最终用哪套试题,由白跃世决定。

大权在握的白跃世,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敛财。在西安一家食品厂工作的方震业,为了让儿子小方顺利通过西安体育学院研究生的考试,托了很多关系找到白跃世,给他 1 万元钱。

怕节外生枝,白跃世要求在考试前一天才给小方试题,方震业同意。果然,研究生考试前一天傍晚,白跃世给方震业打电话,让小方去自己家。见到小方,白跃世给他两套试题,并说:“这是西安体院研究生入学考试专业课考试内容和答案,你把它记下来。”小方当晚几乎没睡觉,把答案全部记下,第二天的考试,非常顺利,最终被录取为研究生。

对于自己的这门“卖试题生意”,白跃世内心是十分复杂的,既想更多的人知道,从而获取更多利益;又怕很多人知道,断了财路。朱文清等 5 人是西安体育学院的中层干部,从 2012 年开始,他们 5 人的孩子陆续要参加西安体育学院的研究生考试,为了顺利过关,他们均找到了白跃世。白跃世知道,这些“生意”基本都是“赔本”的,作为学校同事,他不好意思开口要钱,即使人家拿出钱,他也不好意思收。但白跃世心里很清楚,虽说收不到多少钱,但事成之后,他们都欠下人情,以后自己在学校里办事,自然更加方便了。

白跃世给朱文清等 5 人都提供了研究生考试试题,朱文清 5 人考虑到孩子的感受,并没直接把试题给孩子看,而是通过划重点的形式,让孩子们牢记这些内容。

考试中有英语作文,作文无标准答案,如何“应付”?白跃世思前想后,找到一个办法。在考试前一周,白跃世让学校研究生部学科建设办公室工作人员张家乐找几个英语比较好、不参加研究生考试的学生,把英语作文试题给他们,等他们写完作文,让朱文清等人的孩子分别一一牢记于心。

纸终究包不住火,2017 年 6月 12 日,已成为西安体育学院副院长的白跃世,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3 个月后,陕西省纪委决定给予白跃世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2018 年 8 月 3 日,白跃世因犯受贿罪、贪污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 8 年 6 个月,并处罚金 30 万。在铁窗里的白跃世,含泪写下“忏悔书”,但一个“悔”字,怎洗得清自己的满身污秽?

(文中人物除白跃世外均为化名)

上一篇:预告|为全球绿色发展贡献中国力量
下一篇:第一届兰科植物药用研讨会在深成功举办